编辑推荐

栏目排行

本栏目共有资讯162

时间:2011-03-28 11:04:11作者:佚名来源:玉器街网
     随着盗墓小说的流行,特别是曹操墓被发现成为本年度最受关注的新闻事件之一,充满神秘感的沁色古玉受到了大众空前的关注,有“被遗忘的文明密码”之称的古玉收藏也吸引了越来越多人的目光。

    但是,由于真伪难辨(赝品几乎在“批量生产”)、收藏门槛高(无论是资金实力还是知识眼力)、拍卖受政策限制因而变现困难等原因,古玉收藏一直是比较冷僻的门类。不过,由于古玉往往已经穿越了千万年的时空,其中所蕴含的深邃文化和所凝固的沧桑历史是其他艺术品所无法媲美的。

    高古玉的“狞厉”之美

    因为一直想做有关古玉,特别是高古玉的报道,记者咨询了几位收藏圈中的朋友,结果推荐的“目标人物”都指向了一个人——杜平,京城资深古玉鉴赏家、收藏家,尤其钟爱高古玉,被收藏圈内的朋友称为“古玉达人”。

    但是,初见杜平,却着实让记者有点失望。因为既然是“玩高古的”,总该是一个“有点沧桑感”的人吧,以至于记者一到约好的茶楼,便开始寻找“长者”模样的人。可是,坐在面前的却是一位举止谈吐十分谦和的年轻人。不过,这位“70后”收藏、研究古玉已经有整整17年的时间,算是当之无愧的“老资格”了。

    玉石收藏应该是在中国拥有最大收藏群体和最广泛收藏群体的门类,既有数量庞大的普通爱好者,也有不少顶级的藏家,“玉石收藏论坛的人数和发帖量基本和其他所有收藏门类的总和相当。”杜平说。

    不过,更多的人还是喜欢明清玉器和现代玉器,因为它们往往材质上乘、精雕细刻、华丽唯美,可是杜平却偏偏钟爱古玉,特别是高古玉。“因为高古玉有一种狞厉之美,非常具有视觉冲击力,而且特别神秘。”杜平说。

    据杜平介绍,古玉是对古代美石的泛称,而高古玉一般是指汉代以前的玉器,从汉代到唐宋为中古玉,唐宋至明清以前的玉器称为古玉。高古玉世代流传非常罕见,大多深藏地下几千年,因为长期接触水、土壤和其他物质,受到侵蚀后玉器的整体或者部分会发生一些“变化”,比如出现氧化白斑(俗称灰皮)、钙化、瓷化、晶状物析出、次生物出现等等。

    不同的物质沁入玉器里面,就给玉器带来了各种各样的颜色,叫做沁色。常见的沁色有水沁(白色)、朱砂沁(红色)、土沁(土褐色和红色)、水银沁(黑色)、铁沁(暗红色)、铜沁(绿色)、血沁(红色)等。

    由于沁色,会使得高古玉的样子有些“灰头土脸”,甚至非常像普通的石头,不如明清玉那般通透玲珑。不过,高古玉“盘”过之后,就会露出本来的面目。所谓“盘玉”是指,玉与人的皮肤接触,油脂和汗液不断沁入玉器,使其回复玉色。

    但是盘玉也是有大学问的,如果没有盘好,会给高古玉带来不可挽回的损失,所以对于顶级的藏品,杜平一般不会去盘它,甚至连把玩都一定要带上手套,以保持玉器的原貌。
卖房藏玉的“玉疯子”

    杜平的收藏经历是从1993年开始的,“我最早是收藏高古陶,但古玩行里有‘陶玉不分家’的说法,所以古玉我也有涉及。其实,瓷器、青铜器和佛像也都陆陆续续地小玩过,但是都没有像古玉这样,拿起来就再也放不下。”他说。

    几年之后,杜平的收藏全面转向了高古玉,后来,他又有幸陆续结识了包括费伯良先生在内的老一辈古玉收藏大家。很快,杜平就在顶级高古玉收藏与研究中占据了一席之地。费伯良先生是给故宫捐赠藏品最多、等级最高的收藏家,费老在生前鉴赏过杜平的古玉藏品之后,曾欣喜给出了“天外有天”的评价,之后还经常与杜平相约一起赏玉、斗玉。

    在高古玉当中,杜平尤其偏重于夏商周时期的玉器。“因为商周时期的玉器,工艺已经到了一定的境界,不像史前的玉,大多没有工艺,比较原始。”杜平说,“更为重要的是,夏商周时期的玉器已经包含独特的文化和历史内涵。”

    据杜平介绍,在夏商周时期,玉是只有皇室和权贵才能拥有的东西,集中体现了贵族的优越感。同时,玉也是用于祭祀祖先和天地神灵的重要礼器,故而高古玉也被蒙上一层神秘的宗教色彩,是一般常人不能拥有及所能接触到的。

    杜平家境殷实,父母在北京城区有8处房产给他。他自己也可谓少年得志,二十几岁就已经事业有成,曾经是一位非常成功的商人,后来还做过网络公司。“还都挺赚钱的。”他说。但是现在,杜平放弃了自己原本的事业,全身心地投入到古玉收藏和玉文化传播的工作中。

    “爱玉的人都比较疯癫,所以才有‘玉疯子’的说法。”他说。十几年下来,杜平投入收藏的资金已经是千万级。除了自己和父母自住的房子,其他6处房产也全部变现,就是为了继续高古玉的收藏,以及为正在筹建中的私人博物馆提供资金来源。

    收藏是一个行当,有自己的规矩和玩法。杜平说这十几年下来,他“收东西”的经历简直就是一部电视剧。不过,杜平并不大愿意讲这些大众和媒体喜欢的段子,因为他觉得会误导大众。

    收藏圈里有很多喜欢讲故事的人,比如检漏什么的。“这些并不是收藏的意义所在。” 杜平说中国自古就有“君子如玉”的说法,是说“玉”的特性犹如君子的人格:温润却不乏坚韧,高贵而不失淡泊。“这其实是我爱玉多年最大的收获。”他说。
收藏的价值洼地

    有一次,同样爱好收藏的演员郭达到杜平家做客,和他开玩笑说:“你的房子和卖掉的时候比,价格可是涨了一倍,你的玉涨了一倍了吗?”杜平说,这可不能比,“房子只是钢筋水泥,是死的,而玉不一样。”

    实际上,杜平收藏高古玉这么多年,一直是“只进不出”。他坦陈,现在自己一直在“吃老底儿”,好在还撑得下去。除了自己重复的东西会与藏友交换,杜平几乎从来没有卖过藏品,也不打算卖,所以价格究竟涨了多少,他说不清也不关心。因为他一直觉得,“好东西应该有个好归宿”。

    这个好归宿,对于杜平而言,他希望能建一个高古玉的博物馆。目前,杜平的私人博物馆筹备工作已经接近尾声,今后将免费展出杜平十几年来收藏的300余件精品高古玉。他希望有更多的人能近距离感受到高古玉的“凌厉之美”,以及其中蕴含的深邃历史和文化,另外也为收藏爱好者提供一个交流的场所。

    “传统的收藏观里,高古玉是非常受重视的,比如高古玉都是会作为贡品进献给皇帝的。但是到了现代,往往只有明清玉才受到市场的青睐,才会创出天价。”杜平说,“可以说,高古玉的价值被严重低估,这是一块价值洼地。”

    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杜平认为,“神仙难断寸玉,大部分人认为高古玉水很深,不是行家不敢轻易涉足,加之目前高古玉还缺乏一套公认的定价体系,限制高古玉收藏市场的发展。”另外一个局限因素来自于政策方面,据杜平介绍,由于国家相关法律规定高古玉、青铜器等是不允许进行拍卖的,只有个别流传有序、海外回流的特殊情况可以例外,所以高古玉的买卖目前只是以小范围的私下交易为主。

    杜平认为只有价值回归才能使高古玉得到更好的保护和流传,因为一个东西“只有贵了才能够被重视”,比如古画原来因为不值钱,经常被毁了裁了,现在古画价格一飞冲天,对其保存和流传有很大的促进。“我曾经在人家的猪圈中拆下来汉砖和古玉,都是2000多年前的东西。”他说。

    现在,杜平遇到的最大问题来自于资金方面。因为一个博物馆的运营是需要雄厚的资金支持的,场地、安保、宣传推广都需要钱,而且都是长期的消耗。“有很多私人博物馆刚开的时候很有热情,之后只能惨淡经营或者干脆关门,先驱变先烈了。”杜平笑言,“我手头的资金还能支撑一段时间,但也撑不了几年。”

    杜平希望通过艺术衍生品来维持博物馆的运营,比如在杜平的藏品中,有一套商代的十二生肖兽首玉雕像。“它们的造型非常可爱,活生生就是动漫人物的现成素材。”杜平希望可以借鉴西方艺术馆的经验,利用这些艺术品,开发高逼真仿制品、系列玩具、服装等周边产品,甚至制作电影、动画片,建造主题公园等。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内容评论(0条)

  • 验证码: